当前位置: 主页 >> 惠普复印机

惠普复印机5088怎么两面打印

来源:复印机维修网   浏览量:0   发布日期:2022-05-14

惠普复印机5088怎么两面打印(惠普5088打印机打印很慢)

对于大部分人来讲,十几年的时间,是一个人生中某段旅程,譬如从小学到初中,高中再到大学。而对于一家企业来讲,是从庶事草创到天下归心,从方兴未艾到桑榆末景,让经历这番变化的人长叹一声物已非,这家企业,是摩托罗拉,是诺基亚,是索尼爱立信,也是今天要讲的宏达电HTC。

讲到经营之神,很多人脑海里会飘过几个脍炙人口的日本名字,可能是松下幸之助,可能是稻盛和夫,也可能是盛田昭夫,但实际上台湾也有一位“经营之神”,他叫王永庆,白手起家创办台塑集团,下辖9个公司、员工总数超过7万,全部资本额在1984年就达45亿多美元,年营业额达30亿美元,占台湾国民生产毛额的5.5%,在20世纪末尾,他是当之无愧的台湾首富。

而他的二房次女王雪红,拥有着不亚于父亲的商业天赋,伯克利大学毕业的她在1987年与后来的丈夫陈文琦联合创立威盛电子,在他们两人的合力经营下,这家公司拿下了全球处理器一半的市场,在台湾股市创下629元的神话,市值高达1258亿新台币,被誉为“台湾英特尔”。

威盛电子是王雪红在商业上的起点,却不是最高点。1997年她与周永明、卓火士合作创立宏达国际电子公司(High Tech Computer Corporation),直译过来就是高科技计算机公司,不难看出这家公司成立之初的方向是设计制造便携式电子计算机。

最初的它不过是代工厂,并无自己的品牌,为许多厂商代工生产Windows CE系统的的掌上电脑,依靠着与康柏合作生产的iPAQ,HTC开始在一众代工厂中崭露头角。2002年时它又搭上了微软Windows Mobile这股掌上电脑系统的东风,一举拿下了WM设备80%的份额,像我们熟知的惠普、戴尔和Palm都是代工的客户之一。

由于智能手机逐渐搭载上网功能,HTC开始和欧美的运营商陆续展开合作,作为一家态度谦卑且有进取心的传统东方企业,它很快就赢得了这些运营商的信任,为它们生产定制手机,以很小的代价就把公司业务拓展到了全球。

在这个扩展的过程中,HTC显然不满足于做一个代工厂,2002年,HTC与威盛电子共同出资组建多普达国际股份有限公司,就是我们后来熟知的多普达手机,还于2004年创立过自己的品牌Qtek,但种种原因交织,HTC始终没有在自有品牌有太大起色。

给别人当打工仔的HTC一直熬到了苹果iPhone诞生的前夕。

不可阻挡的崛起

2007年5月,HTC以1450万美元收购多普达国际旗下9个地区市场渠道的全数资产,开始加速整合自身的品牌资源,同年6月,HTC发布了首款冠以自己名字的智能手机——HTC Touch,这款在国内仍然叫多普达S1的手机是当时最小巧的Windows Mobile手机,表层材料用上了软胶涂层,手感细腻柔和,一度是市场保有量最高的WM手机。

2008年6月,HTC发布了HTC Touch Diamond,这款手机设计恰如它的命名,后盖模仿钻石切割,棱角分明却不失时尚感,一出来就获得了诸多好评。

配置上它采用了640×480分辨率的触摸屏,搭载了主频为528Mhz的处理器,还配备了最新的Windows Mobile 6.1系统,称得上是当时智能手机的标杆,Windows Mobile手机的最高峰。

上面的冠以HTC名号的Window Mobile手机虽然取得了不错的销量,但随着iPhone的发布,它们所搭载的系统明显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步伐,狡兔尚且有三窟,HTC这么大的一家上市公司,总不能一直吊死在微软这棵树上吧。

2007年底,HTC加入了由谷歌主导的“开放手机联盟”,开始着手于安卓智能手机平台,2008年9月,HTC携手美国运营商T-Mobile推出世界上第一款安卓智能手机——HTC G1/HTC Dream。

这款手机采用了侧滑设计,搭载高通7201处理器和480×320分辨率的TFT屏幕,后壳采用磨砂塑料材质,令人瞩目的下巴上,排布了轨迹球和5个导航按钮,作为第一款安卓手机,其意义在于开始了苹果和谷歌在操作系统上的分庭抗礼。

而这部手机给HTC带来的意义更大一些,以今天的眼光来看,如果不是在2008年搭上谷歌这辆快车,HTC根本不会取得智能手机业务上真正的辉煌,而王雪红也完全没可能一度取代郭台铭成为台湾首富,可以说是HTC独具慧眼,也可以说它鸿运当头,总之HTC延续了自己在Windows Moblie智能手机上的成功,在智能手机发展的大潮中跻身于第一梯队。

HTC在尝到了自有品牌和安卓系统甜头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,开始采取了机海战术,从2008年至2012年,HTC一共发布了五十多款智能手机,其中不乏经典之作。

2009年6月,HTC在欧洲发布HTC Hero(在中国命名为G3),这是第一款搭载HTC Sense的安卓手机,也是第一款支持多点触控的HTC手机,外观上这个15°的翘下巴引起了不少的争议,但也把它和其他智能手机区分开来。

而HTC Sense则是这部手机的灵魂,要知道当时的原生安卓系统远没有现在来的优雅,其界面简陋和功能缺失常常受到用户的批评,但HTC Sense则改变了人们的看法,在外观、功能和易用性上丝毫不逊色于同期的iOS,让安卓手机正式进入了大众的视野中,而这个定制的系统也对谷歌之后的安卓迭代版本产生了深远的影响,一直到安卓4.4版本,我们都能从里面找出HTC Sense的影子。

2009年11月,HTC在欧洲发布HTC HD2,上市搭载Windows Mobile 6.5系统的它没有得到官方的Window Phone 7的系统升级,但由于其开源开得彻底,很多开发者为其移植了各种系统,包括Android 2.2到Android 7、Ubuntu、Firefox OS、MeeGo和Windows Phone等等,还有数不清楚的各类定制系统,是当之无愧的刷机之王,直到今天还会被人频繁提起。

2010年5月,HTC推出HTC Desire(HTC G7),这是Desire系列的首款手机,基本是HTC为谷歌代工的Nexus One的翻版,配置上非常强悍:1Ghz高通QSD8250处理器、512MB RAM、分辨率高达480×800的3.7英寸屏幕……不说其他安卓手机,和iPhone 3GS相比也是强出太多,毫无悬念地当上了那一年的安卓机皇。

2008年至2011年,这是HTC最顺风顺水的四年,年出货量与手机市占率飞速增长,成为全球第三大智能手机厂商,公司股票节节高升,2011年HTC股价冲上1300台币,市值超越诺基亚,成为全球市值第二高的智能手机厂商,可以说彼时的HTC是台湾之光,比之现在的台积电更胜一筹。

但是种种问题同样存在于这家年轻的安卓手机厂商身上,产品线混乱导致消费者对其定位模糊不清,与苹果的诉讼失利导致产品禁售,被挤下北美市占率第一的宝座,而营销上的不足更是导致HTC产品知名度远低于三星苹果,没有在消费者心中留下很深的印象。

2012年2月,HTC在MWC上发布了HTC One X,这是HTC推出的第六款旗舰手机,是HTC首次采用四核处理器,搭载了英伟达研发的Tegra 3处理器,采用和Lumia手机相同的聚碳酸酯外壳材质,外观时尚简约,瞩目的Beats标志表明它还是一款音乐手机,单从这些方面看丝毫不逊色于三星推出的旗舰Galaxy S3。

然而在这款当家旗舰上,问题接踵而来,Tegra 3处理器发热严重,续航短,兼容性差,屏幕出现黄斑,这些原因导致HTC One X的返修率极高,本应该延续前一年辉煌的HTC的口碑与销量双输,被三星打得满地找牙。

本以为One X只是一个插曲,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这只是一个悲剧的开始。

无法挽回的颓势

经历过One X的失败后,HTC的高层当然有好好进行反思,加大了营销方面投入的同时,在产品上多下了一番功夫,在2012年末推出的Butterfly广受好评,重整旗鼓的它打算在2013年重整旗鼓,从三星手里夺回安卓机皇的宝座。

打算重新赢回市场和口碑的HTC于2013年2月推出了全新旗舰One M7,这是HTC推出的第七款旗舰手机,第一次在手机上采用了全金属一体成型的外壳,配备4.7英寸1080P的屏幕和UltraPixel相机,还有标志性的BoomSound的双前置扬声器与Beats调音,音质即使拿到如今,也很少有能与之匹敌的旗舰手机。

但在这部HTC倾注诸多心血被寄予厚望的旗舰手机上,出现的问题却依旧严重:全金属机身对工艺要求过高,导致发售时间一拖再拖,而能塞进纸片的品控令人堪忧,400W像素的UltraPixel相机虽然在夜景上表现出众,但是和1300万像素的同期安卓旗舰相比,显然在卖点上就输了一筹,上市后出现的成片“姨妈红”问题直接把这部手机拖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……

经历One X和One M7两次致命的失败后,HTC基本已经丧失了在高端旗舰市场与三星Galaxy系列竞争的能力,已经是元气大伤的它在2014年拿出了两款手机,分别是旗舰机HTC One M8和中端机HTC Desire 816,前者延续了M7的设计风格,在品控上总算没有出现大翻车,后者则是在2000元档的市场中找准了定位,取得了不错的销量成绩。

受这两款热销手机的影响,HTC总算能稍微缓一口气,2014年第二季度财报,它实现了扭亏为盈,利润达到了9200万美元,但它没有注意到,中国市场的新兴手机厂商不仅吃下了它原本的份额,还开始对海外发起了进攻。

(广受诟病的多下巴)

后知后觉的HTC在2015年3月的MWC上发布了One M9,基本延续了M7和M8的设计风格,在日新月异的智能手机市场中,三年未变设计的HTC One M9乏善可陈,而它搭载的高通骁龙810处理器更是直接把它送进了坟墓,发热严重的火龙810让这部手机重演了当年One X的悲剧,即使后期推出的One M9+换上联发科的Helio X10也无力回天。

其实到了2015年,HTC的手机业务已经是勉力支撑,“跌”这个字无处不在,手机出货量在跌,市场份额在跌,消费者口碑在跌,股价也跌到不能再跌,在全球大部分手机市场中,已经被归类为Other的它,还在做手机的原因只是王雪红和其他高管的倔强。

2016年推出的HTC 10本来还是款不错的手机,没有了多下巴,用上前置指纹,全新的硬朗设计风格,即使不能大卖,也应该有个看得过去的销量,但是全球都在用高通骁龙820处理器的它却唯独在中国只售卖高通652版本的HTC 10国行版(HTC 10 Lifestyle),虽然可能其原意并非如此,但这直接让HTC被打上了歧视大陆的标签,销量彻底扑街……

2017年初推出的HTC U Ultra和HTC U Play不再坚持使用全金属外观,改用了更加时尚的金属中框加玻璃后盖,本来能让人眼前一亮的外观却有着极其拉跨的硬件配置,U Play用的Helio P10暂且不谈,U Ultra作为一款2017年的旗舰机用的却是高通骁龙821处理器,5.7英寸的2K显示屏搭配的却是3000mAh电池,让人大失所望的同时,销量也非常惨淡,从5088元到2299元的大跳水也让那一批最忠实的肠粉寒了心。

虽然HTC在2017年和2018年陆续发布过U11、U11+、U11 Life和U12+等产品,但因为高高在上的价格与较低的产品竞争力,导致它们最后也是惨淡收场,HTC这个名字已经无人问津……

2017年3月16日,HTC以6.3亿元卖掉了在中国上海的工厂,在最鼎盛的时候,这里的月产量高达200万台手机。

2017年9月21日,HTC把之前Pixel手机的设计团队作价11亿美元卖给谷歌,这其中包括HTC最重要的一部分研发人员。

(二者合作的结晶Pixel手机)

2019年5月,HTC官方微博宣布将暂时关闭HTC在京东和天猫的旗舰店,HTC手机在中国的故事告一段落。

从单股1300跌到不足40新台币

HTC做错了什么?

很多人都对HTC的兴起到鼎盛再到衰落做过自己的一通分析,有从手机产品方面,有从公司本身问题,也有从整个台湾的宏观经济角度出发的论断。

在小Z看来,跟欧美的诺基亚、摩托罗拉和爱立信这样的豪门不同,HTC最早被大家所熟知的就是那种勤勤恳恳的风格,从代工厂到拥有属于自己的品牌,从一个打工仔包身工奋斗到大老板,堪称一个成功逆袭的典范,20世纪至21世纪东亚部分知名企业大都有着类似的发展曲线。

这样的起家史带来的问题就是底蕴不足,容错率极低,像One X的失败,盲目硬上供应链技术和追求纸面参数强大的处理器不说,问题发生后也没有挽回的能力,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韩国的三星,在高通骁龙810不过关时直接改用自家的猎户座7420处理器,Note 7全球范围内出现问题就全部召回,这样强大的实力是年轻气盛的HTC难以企及的。

而更大的原因呢,在短短几年内押对了宝的HTC实现了几级连跳,从Windows CE到Windows Mobile再到Android,一直活在舒适圈的它丧失了嗅觉,出身代工厂也让它缺少核心技术与专利能与三星苹果相抗衡。

只能说它的飞速下滑有偶然也有必然,如果公司内部能够更加科学决策,在营销方面放下架子加大投入,也许不能活成三星华为的样子,但当个低配版的OPPO和vivo还是问题不大的。

(小罗伯特唐尼出演的HTC广告)

在小Z看来,放不下架子的HTC就像一个赌徒,把全部身家压在了智能手机上,没有子品牌,也不做其他主打产品,自觉手机业务大势已去,又把宝押在了新兴的VR上,指望HTC VIVE能够扭转乾坤,把智能手机输掉的全都赢回来。

当然,结局我们都已知晓,VR这股热潮很快就过去,2020年过半,除了VR游戏《半衰期:爱莉克斯》还能带动一点VR设备的销量,剩下的就只有一滩死水了。

至此,HTC输掉了自己所有的筹码,再难复辉煌。

经历过这份辉煌的你,又觉得HTC做错了什么呢?

友情链接